Logos Multilingual Portal

Select Language

b m 使 穿 西

一個拯救行星的音樂會...讓我想起了 Titanic
Anónimo
二十世紀可以把一切都忘掉,甚至是兩次世界大戰及其隨後發生者、服裝表演以及 Formula One 賽車,但絕對不是犧牲電影院轉向電視機
Luigi Pintor
我很清楚的知道,因爲我沒有受過教育,一些專橫的人會認爲他們有權批評我,說我是一個沒有文化的人。他們是多麽愚蠢的笨蛋!他們是否知道我可以像Marius回應古羅馬貴族那樣的回應他們:「那些利用別人的工作來使自己感到自豪的人,有資格來挑戰我的嗎?
Leonardo Da Vinci
我討厭我在國會的日子和我討厭我在都靈之Azeglio中學的日子一樣多。它們都是一樣完全和絕對的浪費時間。
Susanna Agnelli
注意:Marx 的屍體仍然在呼吸
Nicanor Par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