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s Quotes - Logos Translations multilingual Quotes

 
Alphabets:
Arabic  Chinese  Cyrillic  Greek  Hebrew  Hindi  Japanese  Korean  Persian  Punjabi  Thai  Urdu 
Latin Alphabet

1  2  3  4  5 

一丝的阳光足可驱除百万的阴影  一个不阅读好书的人在一个不懂得阅读好书的人面前丝毫都不占据着优势  一个专家对于很少的东西懂得很多  一个人不是因为他写作得很好  一个人在企图自杀时就会意识到内里的危险  一个人在拥有了类似于自己最向往的人格时才是最可信的  一个人的意图的真实性是不可能通过询问而得知的  一个会议就是一群单独无法做任何事情  一个作家无需刻意去创造平常的事情  一个作家的义务和职责就是一个翻译的义务和职责  一个作家的作品只是一种向读者提供了解他自己的目测器具  一个动词来使它生动和一个形容词来修饰它  一个国家的伟大与否及其道德的发展可以其对待动物的态度来衡量  一个国际投机交易团伙丧心病狂地创造了一个不平等  一个失业者的存在是给予生存权利的一个否认  一个好人固然聪明  一个学者是一个利用学习来消磨时间的闲人  一个孩子并不是一个待填满的花瓶  一个富有成效的会话只会从精神上全神贯注地去增加自有的混乱中产生  一个小错误可免去无数的解释  一个强敌肯定会比一个关系平平的朋友要好  一个想法从实现到变成梦想  一个政客必须具有预言明天  一个文明的人是不会完全满足他们没有爱的性本能的  一个是听起来伟大的理由  一个有信心的人的力量就等于九十九个只有兴趣的人的力量  一个朋友就是可以乐意接受你的沉默的人  一个民族的命运取决于他的语法条件  一个没有任何风险的同谋  一个没有梦想  一个满足不存在需求的不存在的市场  一个王子是他所在国家的第一个仆人  一个画家是描绘他所售卖的东西  一个胜任的律师可以把案子拖延得长得多  一个自由的女人跟一个轻浮的女人是截然相反的  一个跨国公司更接近于任何一个人类机构的极权主义  一个蹩脚的律师可以把案子拖延几个月或几年  一个蹩脚读者就好像一个蹩脚译者  一些貧窮的國家是值得自豪的國家  一些贫穷的国家是值得自豪的国家  一些銀行家被送進監獄並不是一件醜聞  一些银行家被送进监狱并不是一件丑闻  一個不懂得生氣的人  一個不閲讀好書的人在一個不懂得閲讀好書的人面前絲毫都不佔據著優勢  一個人不快樂是因爲他不知道他是快樂的  一個人只有在不是談戀愛時才會採納情人的策略  一個人在勝券在握的時候應該保持公正  一個人如果熟悉不足  一個人必須懂得掌握時機  一個人的意圖的真實性是不可能通過詢問而得知的  一個人的生命是事業的試金石  一個人若只愚蠢一個小時是可以原諒的  一個作家的作品只是一種向讀者提供瞭解他自己的目測器具  一個動詞來使它生動  一個勝任的律師可以把案子拖延得長得多  一個國家必須以相同的尺度來接受理智和愚蠢  一個國家的偉大與否及其道德的發展可以其對待動物的態度來衡量  一個失業者的存在是給予生存權利的一個否認  一個女人只有在她勝利的時候才會投降  一個好人固然聰明  一個孩子並不是一個待填滿的花瓶  一個學者是一個利用學習來消磨時間的閒人  一個富有成效的會話只會從精神上全神貫注地去增加自有的混亂中産生  一個小錯誤會減少冗長的解釋  一個強敵肯定會比一個關係平平的朋友要好  一個所謂的文明社會  一個是聽起來很偉大的理由  一個有信心的人的力量就等於九十九個只有興趣的人的力量  一個朋友就是可以樂意接受你的沉默的人  一個民族的命運取決於它的語法條件  一個沒有夢想  一個為不存在的需求而開設的不存在的巿場  一個畫家是描繪他所售賣的東西  一個自由的女人跟一個輕浮的女人是截然相反的  一個誹謗你而另一個把這消息告訴你  一個蹩腳的律師可以把案子拖延幾個月或幾年  一切的思想都已经存在于脑子里了  一切都是创造的  一切都是危险的  一切都是危險的  一切都是可笑的  一切都是那么不值钱  一半屬於演講者而另一半屬於聽衆  一句格言就是一个基于经验的短语  一句話其實甚麼都不是而只是一個噪音  一只驴子也会去麦加  一场政治运动的费用比一个诚实的人所能够支付的高得多  一夫一妻制其实也一样  一夫一妻制其實也一樣  一封电子邮件无法表达眼泪的情感  一封電子郵件無法表達眼淚的情感  一年的最后一日并不是时间上的最后一日  一年的最後一天並不是時間的最後一天  一成不變的態度好比要求您今天就像一年前那樣無知  一支香烟是完美中的完美乐事  一旦借出去后就再也不会归还  一是不能获得想要的东西  一是装成傻瓜  一本不值得读两遍的书也不值得读一遍次  一本不值得閱讀兩次的書也不值得去讀一遍  一本书的品质好与坏完全取决于读者  一本好的字典就像一面镜子一样  一本字典是一个以字母排序的宇宙  一本文学名著就是一本让读者感受出比书中所讲述的故事更为奇妙的书籍  一本文學名著就是一本讓讀者感受出比書中所講述的故事更爲奇妙的書籍  一本書其實甚麼都不是而只是紙張  一本書的內容品質依讀者而定  一本辞典只含有一种语言宝藏的一个小部分  一步一步去实现比什么都不懂要好  一生中可以接受任何事物  一直以来都是规律  一直到什么都没有  一直到它把你遗弃而去另外一个人身上生存  一直到它把你遺棄而去另外一個人身上生存  一直到获得最好和最正确的结果  一种指示天气的精巧工具  一种改变灵魂的表皮  一种是创造难以支配的人的聪明电视  一种没提出任何问题就可以获得  一种绝对合乎逻辑的语言如果没有自己的特性的话将会是无生命和呆板的  一种语言就是一种配备海军和陆军的方言  一種仁愛  一種思想狀態  一種是和傻瓜玩耍  一種是無法獲得他所要的  一種沒提出任何問題就可以獲得  一種絕對合乎邏輯的語言如果沒有自己的特性的話將會是無生命和呆板的  一種與意願相反的行為  一致地  一般上  一贯性要求你今天就象一年前那样无知  一部好的辭典有如一面鏡子  万年前一样  丈夫在背叛他們的妻子時就具備作為情人的主要優點  丈夫都是理想的情人  上帝会饶恕我的  上帝創造男人  上帝會饒恕我的  上教堂不会令你变成基督教徒  上面写着  上面寫著  下個月以及明年將會發生甚麼事情的能力  下周  下星期  下月和明年将会发生什么事情的能力  不一定會讓你成爲美國人  不久我们就会将肯尼迪说成是奥纳西丝的妻子的首任丈夫了  不了解任何外國語言的人  不了解母语的人永远无法精通另外一种语言  不信任別人的朋友比被他們欺騙更爲羞恥  不信任别人的朋友比受他们欺骗更可耻  不信任文字比過份相信文字具備更少的破壞性  不做坏事是一件大好事  不做壞事是一件大好事  不停地寻寻觅觅  不停盤旋地尋尋覓覓而當你停下來的時候  不再需要賺取任何財富的人並不如無懼於失去什麽的人的運氣好  不再需要赚取任何财富的人并不如无惧于失去什么的人的运气好  不切實際的關係是絕對可能實現的  不同口語的存在是人類最神秘的特性  不同宗教信仰或不同阶层的人进行攻击是一种野蛮的行为  不同宗教信仰或不同階層的人進行攻擊是一種野蠻的行徑  不同語言  不同语言  不喝酒的人喝酒会严重危害精神健康  不好的翻譯並不能稱之為翻譯  不存在没有自由的快乐  不存在真相  不存在阅读同一本书的两个人  不学无术的人则喜欢教导别人  不學無術的人則會喜歡教導人家  不害怕人類惡行的人是因為它奴役了他們  不幸的是  不幸的是大方有可能是一宗有利可图的交易  不幸的是大方有可能是一宗有利可圖的交易  不必在我们自身以外去寻找  不快乐的好处之一就是可以决定快乐  不快樂的其中一個優點是可以讓人渴望快樂  不懂外语的人等于不懂自己的母语  不懂生气的人也不懂仁慈  不懲罰邪惡的人  不斷證明我是對的可能會承認我或許是錯的  不是人類而是天使的工作  不是我所看見的  不期望什么  不注意鄰居做什麽  不深入探讨的作者永远只会停留在原地  不理会旁人所做的  不用自己去做的事情是不会不可能实现的  不用自己去做的事情是不會不可能實現的  不相信话语比相信的危害少得多  不知疲倦的剽窃者  不知疲倦的剽竊者  不笑的人是不认真的  不能出售有一个民族在上面行走的土地  不能出售有一個民族在上面行走的土地  不能否認的是  不能在改编的电影中去评价一本书  不能用道德搞政治  不能用金錢購買的事物才顯得出它的昂貴  不能表達自己的人是奴隸  不能说出来的东西就必须保持沉默  不要  不要像孩子一樣看書來讓自己愉快  不要允許強迫接受言語自由  不要只是在認同您的人們的面前自認是智者  不要在体育运动中使用禁药  不要在夜晚呼救  不要在夜晚大声呼救  不要在想起妻子的時候覺得懊悔  不要奔跑  不要從改編電影來判斷一本書  不要發問  不要象小孩们为了开心或象野心家们为了教育而阅读  不要追求万岁  不要追求萬歲  不要追隨已經被踏平的路  不論你要說的是什麽  不論它們是否真正發生過  不論是書寫的或是口裡說出來的  不论它是否有发生过  不需奔跑  与愿望相反的行为  与文明的民族相对立的是创造性的民族  丑闻就从这里开始  专一地关心一个人就是对他的最大危害  且条件是谁都不说自己真正想些什么  世上唯一的快乐就是开始  世上没有不让人受折磨或导致折磨的爱  世界上並沒有真相  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这样运作的  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是這樣運作的  世界上偉大的事件在腦中進行  世界上只有一种东西从来不欺骗人  世界上只有一種東西從來不欺騙人  世界上唯一的歡樂是開始  世界上好书无处不是  世界上并没有所谓的不良植物或坏人  世界上我唯一可以接受的暴君  世界上我唯一可以接受的暴君就是自己的良心  世界上最民主的东西就是词典  世界上最民主的東西就是詞典  世界上的所有脑袋在对付流行的任何愚蠢行为时均无能为力  世界上的所有腦袋都無能為力  世界上的重大事件都会发生在大脑内  世界上處處有好書  世界会变成瞎子  世界分为那些由于饥饿而无法入睡的人和那些由于害怕饥饿的人而无法入睡的人  世界对于男人来说是母性的  世界對於男人來說是母性的  世界就像监狱一样  世界就像監獄一樣  世界就是一个疯子的囚笼  世界就是一個瘋子的囚籠  世界有着语言的结构  世界有著語言的結構  世界的进步是通过实现人们认为是不可能的东西来进行的  世界的進步是通過實現人們認爲是不可能的東西來進行的  世界被失眠的人分割成兩個部份  两点之间的最短距离有可能是一条曲线  並不是努力而使我們成爲藝術家  並不是可以讓自己快樂起來的原因  並不是為了它有數之不盡的驚喜  並且瞭解需要活在這些字詞中然後處理字詞的本身  並且預算夠強大  並使他們忘記了去找尋它的夢想  並在出發去滅絕鄰居之前鄭重地祈求上帝保佑  並將自己擁有的看著是每一個人所擁有的  並沒有任何可以失去的理智  並賀新禧  並非所有人都必定要成為聰明的人  个伟人即使在沉默时也有值得学习之处  中东就不会有和平  中東就永無寧日  为了以正确的方式学会阅读  为了变得完美  为了忍受我们自己的存在而撒谎  为了探究一个模糊的想法  为了生活得快乐  为了长寿  为什么使用粗话呢  为什么害怕死亡呢  为什么我要关心后代呢  为什么杀那些曾经杀过人的凶手呢  为什么黑手党在学校门前进行毒品大赠送来  为何不可以捐献蛋白质去拯救那些饥饿而死的人呢  为信仰而战是件易事  义务就是希望别人尽的而不是自己亲自尽的  义务教育  乐观主义与意志有关  乐观主义者就是不愿意把事情想得太糟糕的人  乐观主义者错了也总比悲观主义者对了要好  乞丐也平等  也不可能讓我們自己瞭解  也不在於知道很多  也不存在没有勇气的自由  也不會以奉承來取悅他人  也不會懂得對別人好  也不能通过与外敌残酷斗争来获得  也变成了习惯  也只有一种坏  也只有一種壞  也可以增加窮人的痛苦  也就是溝通的機器  也就是說  也就是说不去希望任何东西  也就是通讯机器  也就沒有任何價值  也愛我們道德上的錯誤  也是一个好战的和平主义者  也是一個好戰的和平主義者  也是不道德的  也是全人类的命运  也是全人類的命運  也是唯一有理由去害羞的动物  也是唯一有理由去害羞的動物  也是我们仅有的一面镜子  也是真实的  也曾经被爱过  也有诚实的政客  也沒有任何東西比奉承更容易  也沒有土地可以掩蓋我  也没有任何东西比奉承更容易  也没黄土掩埋  也被视作结婚的最短途径  也許倫理學是地球上消失的一門科學  也許它們根本是不存在的  也許這個世界是另一個行星的地獄  也變成一種習慣  也许伦理学是地球上消失的一门科学  也许在某个地方或某个时代曾经被认为是道德的  也许它们根本是不存在的  也许这个世界是另一个行星的地狱  习惯  习惯的力量是巨大的  书写回忆是件易事  书写备忘录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作者而不是向读者提供信息  书写是一种永不间断的谈话方式  书将会是人类的拯救物  书就是纸张  书本也有着与人类一样的敌人  书籍也有它们的骄傲  事实胜于热爱  事情的真相並不是可以說出來的那樣  事物在发展  二十世紀可以把一切都忘掉  二十世纪可以饶恕任何事情  二是去获得它  二是成为傻瓜  互相对话但不发出任何一个字  互联网也是语言的真正杀手  享受更多自由的最佳途径就是给与别人更多的自由  享受更多自由的最佳途徑就是給與別人更多的自由  享受這世界為我們呈獻的演出是智者的行為  亲切和诗意  亲切是一种盲人能够看到和聋人能够听到的语言  亲戚关系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才能用  亲热计策只有在不处于恋爱之中才可以使用  亲爱的  亲爱的民主  人不会因为想一些肮脏的东西而感到羞耻  人不会因为缺少收入而死亡  人不會因為思想的污濁而感到羞恥  人不會因為缺乏收入而死亡  人们会对于自己所听到的东西失去信心  人们到山上  人们大声高喊是为了不听别人的话  人们就会忘记之  人们是比较容易相信要相信的东西  人们更加乐意给后者以同感  人们根本就没有伟大的设想  人们还是会从粪坑中游过去的  人们还没清楚只有在快乐  人们都不要战争  人们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人们随时可以献出所爱的人的宁静而不愿意失去自己所拥有的宁静  人們到山上  人們只有在想要表現他們不是荒謬時顯得荒謬可笑  人們在太多地方搜尋他們所要的  人們對心愛的人之冒犯比對害怕的人之冒犯更少遲疑  人們對於他們所聽到的已經失去信心  人們尚未明白只有在享樂  人們常常容易被他們所愛的人愚弄  人們應該知道他們嘗試自殺時的危險  人們更加樂意給後者以同感  人們根本就沒有偉大的設想  人們渴望的不是自由  人們甚少尊重他人  人們稱之爲運動  人們製造魔鬼就好比蜜蜂製造蜂蜜一樣  人們還是會從糞池中游過去的  人們都不要戰爭  人們隨時可以貢獻出所愛的人的安靜而不願意丟失自己所擁有的安靜  人到了八十歲還是有可能墬入愛河  人只会看到要做的事情而不会注意已经做的事情  人只有一次活着  人只有一次活著  人只有自己才能欺骗自己  人可以在凱玩笑的時候暢所欲言  人可以随时为之而牺牲自己  人可以隨時爲之而犧牲自己  人同样也造就环境  人在出現疑惑時  人在獨處的時候通常與最壞的為伍  人家告訴我  人家告诉我  人就不懂得任何事情和做任何事情  人就会去相信一切  人性是如此之令我失望  人性本质就是当你开车时咒骂徒步行人  人是一个学徒  人是一种数个世纪以来一直以欺骗  人是一種數個世紀以來一直以欺騙  人最大的愚行就是出世為人  人最大的犯罪就是降临人世  人权在古巴得不到尊重  人權在古巴得不到尊重  人生中最美好的东西只能遇到而不能找到  人生之中必须要上的唯一一课就是在痛苦时不抱怨  人生出来就是无知的  人生就是诺言的试金石  人生最重要的不是擁有很多目標  人生道路上  人生重要的并不是拥有众多的目标  人用語言毀滅的事物多於用他的沉默  人的形像也會跟著消失  人的行為不配獲得這麼多  人的身体是单一的  人类  人类不会受得了太多的事实  人类不能只靠言语生活  人类之中罪恶的人并不可怕  人类以改变自己的兴趣相同的速度去改变自己的感觉和行为  人类做出行动通常出于两个理由  人类制造罪恶就象蜜蜂制造蜂蜜一样  人类只拥有唯一的一种有效武器  人类可分为两大类  人类对于去伤害一个钟爱的人比伤害一个恐惧的人迟疑会更少  人类对于疾病的研究已经发展到近乎再也无法找到完全健康的人了  人类尊重别人之少  人类就不会活得快乐  人类就是这样的  人类就消失了一个形象  人类已成为生命中每一阶段的极限的初学者  人类已经变成了他们自己的工具的工具  人类并不会被他们的命运所囚禁  人类必须令战争结束  人类是一种适应能力非常高的动物  人类是唯一会害羞的动物  人类是憎恨同类的群居动物  人类是理性的动物  人类最崇高的职责就是保护动物  人类最深奥的东西就是他的肤色  人类最难以保守秘密的东西就是对自己的看法  人类有着一种交互的优势  人类构筑了过多的墙壁和过少的桥梁  人类残暴的本性显露出对动物残忍的自然倾向  人类的想象力比实际上有的要少得多  人类的灵魂在能够拒绝报复和敢于原谅过错的时候是最强和最高贵的  人类的行为不配获得那么多  人类的言语比沉默更能毁灭东西  人类知道的东西并不比其它动物多  人群中擅於包含大量的個人邪惡  人要是只看自己的缺点  人要有足夠的才智來取得所有的金錢  人類不會受得了太多的事實  人類並不只是靠語言活著  人類並不會被他們的命運所囚禁  人類也會有同樣的下場  人類以改變自己的興趣相同的速度去改變自己的感覺和行爲  人類可分為兩大類  人類在呼喊時是為了避免傾聽彼此的說話  人類已成爲生命中每一階段的極限的初學者  人類已經變成了他們自己的工具的工具  人類所知道的並不比其他動物多  人類擁有一種確實有效的武器  人類是一種具有適應環境之超強天份的動物  人類是唯一會害羞的動物  人類是學徒  人類是憎惡其同類的群體動物  人類是理性的動物  人類最崇高的職責就是保護動物  人類最深奧的課題在於他們的膚色  人類最難以保守秘密的東西就是對自己的看法  人類會很輕易相信他們所渴望的  人類構築了過多的牆壁和過少的橋梁  人類殘暴的本性顯露出對動物殘忍的自然傾向  人類生活環境的最偉大標記  人類的想象力比實際上有的要少得多  人類的本性  人類的行爲已然畸形  人類通常會基於兩個理由去進行一件事情  什么时候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会宣布行星是人类的文化遗产呢  什么是人  什么是艺术  什麽時候聯合國科教文組織會宣佈行星是人類的文化遺産呢  仁慈就是它所表現的那樣  今天  今天我们称之为通奸  今天的全球经济就如巨大的赌场般  今天相对于从前来说  今天相對於從前來說  从一个人身上跳到另外一个身上  从两次世界大战到随后的战争  从前是生者认为死者幸福  从吸烟者身上我们可以认识到什么叫宽容  从大脑  从无到有创造金钱  从时装表演到一级方程式赛车  从来就没有徒劳的爱情  从来就没有落在错误地方的雪花  从来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完成一份翻译资料  从来没有过敌人的人是不会有朋友的  从来没有这样大的差别  从而导致暴力出现  从阿米巴进化到人的进程对于哲学家来说是很明显是的进程  他不会缺少快乐  他不只是一個技術師  他不服务于任何人  他不服務於任何人  他也是一個面對許多讓他覺得是神話故事之自然現象的小孩  他仍然会以年轻和充满活力的心态  他仍然會以年輕和充滿活力的心態  他们一直对女人付出永远的爱  他们也会自己前进  他们会借助媒体来使自己变成更富有  他们会叫我圣人  他们会把我称为共产主义者  他们常常会在别人要求根据规定的理由行事时失去理智  他们正在尽力自行解决问题  他们爱  他们的成功会在阳光中闪耀  他们要战争  他们还利用足球和电视来实现目标  他们都不会发笑  他们顺便也把他们的手伸向所能及到的地方  他们领我相信美丽的东西不必有用  他們也會自己前進  他們只是成全我們的祈求  他們只配合現有的不講道義  他們將會在夜晚去找你  他們將會相信所有的事物  他們對孤獨的無法忍受  他們就會懂得憎恨自己  他們愛  他們把這些都拋諸腦後  他們正在盡力自行解決問題  他們永遠散發對一生的熱愛  他們無法個別成就甚麼  他們的成功會在太陽底下閃爍  他們相信狼是素食者  他們稱我為聖人  他們經常會在別人要求他們根據規定的理由來行事時發脾氣  他們要戰爭  他們說我是共產主義者  他們還利用足球和電視來實現目標  他們開發了未知病症的療法  他倾听着这个世界和人类的生命  他只需要去翻译  他只需要將它編譯出來  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讓人們發出噓聲才能活得長一些  他妈的  他將不會缺乏娛樂  他將永遠不會變老  他對她越有興趣  他就不会听你的人  他就是應該進行計劃的人嗎  他就會變得富有了  他就聽不見你說話的人  他就越会感兴趣  他從窗外聽到世界與人類的生命且知道自己被孤立在外  他必須承受心底的折磨直到最後  他愛  他是不滿足和不快樂的  他是個不要求甚麼但卻期望得到一切的人  他永遠不會走得太遠  他爱  他的良心是清純的  他的良心是纯洁的  他確實沒有用過它  付费的性和免费的性之间最大的差别就是前者成本低廉  付錢去追蹤任何一種職業或專業就是去探究它醜陋的一面  付钱去追踪任何一种职业或专业就是去探究它丑陋的一面  令人不可容忍的是其他的銀行家卻還在自由自在地生活著  令人不可容忍的是其他的银行家却还在自由自在地生活着  令人们好交际的原因是他们无法忍受寂寞  令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是件十分简单的事  令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是件平常事  令簡單的事情複雜化是件平常事  令複雜的事情簡單化是件十分簡單的事  以下兩位行為不端者何者較為罪過  以不同的語言交談  以便為每一個字賦予意義  以便能象穷人那样开心地活着  以便讓別人可以簡單地活著  以便让其他人也能够简朴地活着  以其庄严的平等性  以其莊嚴的平等性  以前  以前听到的一个给年轻人的忠告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建议  以前是生者認為死者幸福  以前聽到的一個給年輕人的忠告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建議  以及一個形容詞來修飾它  以及代表不良作家的一切哄騙  以及做你寧可不要做的  以及傾向於限制人們自由表達他們的想法  以及因為害怕那些飢餓的人而失眠的人  以及對我的狗狗說德語  以及我們現在的本質  以及智力  以及更好地利用他的時間  以及比所有的黃金都寶貴  以及沒有人說出他們真正想法的情況下  以及父母  以及第三件我無法記得  以及試圖阻止別人為自己思考者散播的想法  以及貧困  以及銘記它們以便敍述的方式  以及阻止別人快樂  以及随后能够解释为什么这些事情没有发生的能力  以同样的力量去为美好的东西奋斗拼搏  以同樣的力量去爲美好的東西奮鬥拼搏  以對口譯人員有好處的方式  以应有的姿态待人  以應有的姿態待人  以效仿别人的方式工作但又不至于轻视自己正在进行的工作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以更簡單的方式生活  以眼还眼  以给每个字词定义意思  以衆人典範的方式工作又不能與此同時輕視你正在進行的工作是苦不堪言的差事  以通俗说法向其中一个或另一个解释  以防止被語言公式  任何  任何东西都是无毒的  任何东西都是有毒的  任何事物的本質  任何人只要能保持欣賞美麗事物的能力  任何人可以在想要睡的時候即可小睡片刻  任何人如果只在意自己的失敗  任何人如果發現這個道理將會即刻變得快樂  任何人能够懂得这个道理的话  任何人都不会缺少一个好的自杀理由  任何人都沒有權利獨自快樂  任何人都没有权利独自快乐  任何即將出世的人應該謹慎選擇地點  任何可以想象出來的東西  任何可以想象出来的东西  任何女人都愿意成为快乐人  任何拥有哪怕一分钟的权力的人都会犯一个罪  任何擁有哪怕一分鐘的權力的人都會犯一個罪  任何時候我們都很清楚地知道  伊凡  会分裂主流社会的道德结构  伟大不包含接受的荣誉  传说就是我们的梦想  但万能的上帝将她们造就成跟男人们一样  但不会每个人都咬  但不做好事则是一件大坏事  但不做好事則是一件大壞事  但不幸的是它也拒絕我們享受罪惡的樂趣  但不幸的是它也拒绝我们享受罪恶的乐趣  但不是尊敬的依據  但不能平靜的生活  但不能饶恕的就是牺牲电影转向电视  但不钦佩她们  但也会使我们变得更加危险  但也是一个坏主人  但也是一份非常糟糕的晚餐  但事实上你是去明斯克  但事实上是它拥有我们  但事實上你是去明斯科  但事實上我們只是比一個村莊大一點  但今天由于会被误解  但他不会自杀  但他们从自己身旁擦肩而过却毫不感到惊讶  但他們對自己的尊重也不夠  但他們從自己身旁擦肩而過卻毫不感到驚訝  但他們永遠不會不模仿長輩們  但他沒有了結自己的生命  但会对人们认为他有这样污浊的思想而感到羞耻  但会成为他们自己思想的囚犯  但会设法让读者相信自己已经得到信息了  但你不能有愛而不付出  但你不能有爱而不付出  但你们永远阻止不了这个国家迈向民主的步伐  但你可以控制对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的态度  但其复杂程度并不比它逊色  但写出来的东西会很差劲  但决不能在低处止步  但到达速度无疑是创记录的国家  但卻只有四種語言  但卻是非常糟糕的晚餐  但卻永遠有足夠的時間來重新翻譯  但卻設法讓讀者相信自己得到了資訊  但只有在丈夫与妻子之间  但只限於男人和女人之間  但可以从政府中得到职位任免  但可以從政府中得到職位任免  但可以讓他們獲得滿足的地方只有一個  但在公司以外則經常表現遲鈍以及枯燥愚昧  但在关塔那摩却除外  但在受指派来执行这些法律的人面前则不然  但在群组体  但在被指派來執行這些法律者的面前則未必  但在關塔那摩卻除外  但如果你做得好  但如果你迅速和坚强  但如果我不是  但如果我沒有  但如果祂不存在的話  但婚姻會  但学会的东西比从生活中学到的少  但學會的東西比從生活中學到的少  但它不會去咬任何人  但它不會讓你滿足  但它並不是萬能的  但它代表着一个总体协调的概念  但它代表著一個總體協調的概念  但它卻是真實的  但它會在一個人想要活著時要求別人不要死  但它比整個機體複雜得多  但它耗費了我整整六十年來做準備工作  但它耗费了我整整六十年来做准备工作  但它阻止不了國家走向民主的道路  但对他们所拥有的地位满足的人  但导致成功就只有一种方式  但將是別人所閱讀的那個人  但尋找表示  但對他們所屬地位覺得滿意的人  但對於同樣一件事物並非一樣的無知  但對於群組  但對於靈魂而言  但導致成功就只有一種方式  但并不愚蠢  但并不是在同一事物上无知  但并不说明这只驴子就是朝圣者  但当他们被行贿时  但当其变得愚蠢时  但当我们的缺点过多时  但很真實的時候  但得不到心靈的愉悅  但得不到忠心耿耿  但得不到真正的友情  但得不到舒適自在  但從來沒有重複說過的話  但從未被翻閱過  但必須停止誠實  但必須用來保護最軟弱者  但必須記得的是  但愿在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会上赢得奖牌的  但我不会忘记法律是用来保护那些最不幸的人的  但我不明白原因何在  但我不明白為什麽  但我不會欽佩她們  但我从来没有准时过  但我从来没见到过任何抗议非吸烟者的人  但我们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去做爱  但我们必须把沙子当作石头来建筑  但我们比他们也快乐三倍吗  但我们的孩子却一直在学校的每个角落里遇到这些东西  但我们绝对不会让他们过安宁的日子  但我们还不知道这辆火车往哪去  但我們並不是因爲這個原因而去做愛  但我們必須把沙子當作石頭來建築  但我們比他們也快樂三倍嗎  但我們的孩子還是可以經常在學校的角落找到它們  但我們絕不會讓他們安寧過日子  但我只是无法把我的希望建立在混乱  但我可以改變回憶  但我可改变自己的回忆  但我從來沒有準時過  但我无法放弃  但我無法放棄  但我知道地球是圆的  但我知道地球是圓的  但我要证明美丽的东西也会有用  但我說的是它對人類的致命效果  但所有人都能看到我们假装出来的样子  但拒絕生存是可怕的  但改变不了习惯  但春天的到来谁也无法阻挡  但是在沒有真正生存過就尋死則是無法忍受的  但是我破坏了原来就是好的东西  但是我破壞了原來就是好的東西  但更可怕的是知道永远地活着而无法死去  但更可怕的是知道永遠地活著而無法死去  但最好的就是别出发  但最好的方式是不要離去  但會因為無法使用資源而死亡  但會對人們認為他會有這樣的污濁思想而感到羞恥  但會成爲他們自己思想的囚犯  但會極力防衛其本身利益  但有时也是一种不信任的表现  但有時也是一種不信任的表現  但未曾经历过活着就死亡的设想是无法接受的  但每一個人看到的都是偽裝的自己  但永远不会重复说过的话  但永远会有足够的时间去重做之  但永遠無法阻止春天的到來  但決不能在低處止步  但沒有人可以不使用道德來執行政治  但沒有人會相信且每個人會認為她是瘋子  但沒有任何一樣東西比生命更有意義  但没有足够的信仰来相爱  但火警报警者则会受到严惩  但為何出版商沒有對他們的書本做同樣的事情  但無法得到金錢不能買到的核心與精髓  但爱上他们则愚蠢之至  但现在需要的是实际去转变这个世界  但現在它走卻在前方  但現在需要的是實際去轉變這個世界  但當您自己失業的時候則是喪氣  但當我詢問為甚麼窮人沒有糧食時  但當沒有自由的時候卻一點也不模糊  但看到人类不够孤独  但看到他並不是十分孤單  但真的需要一个人说出来  但真的需要一個人說出來  但絕對不是犧牲電影院轉向電視機  但绝不会忘记分秒  但缺少了也不行  但缺少足夠的宗教信仰來讓我們相親相愛  但聚在一起卻可決定甚麼是不可行的  但肯定不能夠再相知相惜  但與此同時他們也竭盡所能  但螃蟹的寄生蟲也面臨被消滅的危險  但表情会道出真相  但要成爲應得的則非常困難  但要时刻铭记  但要遵守信仰则是件难事  但要遵守信仰卻太難  但請允許我說一句  但语言却只有四种  但请允许我说一句  但買不到健康  但買不到寧靜的睡眠  但買不到智慧  但買不到食慾  但还不知道阿米巴是否同意这个进化  但这世界会在瞬间变成夜晚  但这些丝毫不会影响他的心灵  但这些也就是他们所知道的一切了  但这正是爱的逻辑  但这正突出了他聪明的军事才智  但這些絲毫不會影響他的心靈  但這個世界會在突然間變成夜晚  但這在現今是一個嚴重的錯誤  但這已是一個被糾正的錯誤  但這是愛的邏輯  但通常由正直的一類進行區分  但還不知道阿米巴是否同意這個進化  但那也是他們所知道的一切  但那是我們擁有的唯一鏡子  但邪惡會  但鏈條依舊仍然是鏈條  但链条依旧仍然是链条  但阴虱也面临着灭绝的危险  但除了他自己  但随后火种会被另外一个人重新点燃  但風景屬於懂得欣賞它的人們  体育界也要与黑势力共存  何价值之有  余下的东西价值就更低了  余下的将是推论  作家不需要在世界的平凡感覺中創造它  作家的責任及任務就是翻譯員的責任及任務  作為五歲和以上年齡之孩童的玩具  作用只是讓私人投資者將他們與政府並列在一起  作诗跟做爱一样  你不會覺得恐怖嗎  你不能在別人背上用刀刺入九吋之後拔出六吋  你不能把刀插入别人的后背九吋深  你不能控制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  你也被迫着看自己  你也被迫著看自己  你们不害怕一个除了电脑记忆以外就没有任何记忆的文盲世界吗  你们可以射杀我  你们忘记了地球上的果实是属于所有人的  你们爱  你们相信仁慈的上帝是天主教徒吗  你們忘記了地球上的果實是屬於所有人的  你們相信仁慈的上帝是天主教徒嗎  你到处都可以看到鲜花  你到處都可以看到鮮花  你去哪里  你又會記得自己  你只需改進你想要毀滅的人  你可以买来食物但买不了胃口  你可以付出但沒有愛  你可以付出但没有爱  你可以在所有的時候愚弄所有的人  你可以尋歡作樂  你可以對宿命論做些什麼  你可以採割所有的花卉  你可以有很多僕人  你可以獲得一切事物的外殼  你可以相識滿天下  你可以讓自己光鮮燦爛  你可以買到柔軟的床  你可以買到知識  你可以買到藥物  你可以買到食物  你告訴我你要去明斯科  你告诉我你要去明斯克  你在撒謊  你在撒谎  你在每次購物時都在投票  你将什么都不会得到  你將什麽都不會得到  你將會看到所有的勝利變成挫折  你就很难相信一个人会说真话  你就很難相信一個人會說真話  你就必需先保持沉默  你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  你就是摩門教徒一樣令人無法理解  你就是法西斯主義者  你就會知道他是不老實的  你就等于多少个人  你就能找到你所懷疑的  你就要有相当的傻劲去将其要到手  你并没有亏欠过我什么  你应该断绝他的欲望而不是送给他礼物  你得到什麽決定於你放入了什麽  你必需先保持緘默  你必須是一個有完美主意的失常傾向者方能成為一個辭典編纂者  你必须是一个有完美主义的狂想者才能成为词典编纂者  你怎麼會讓自己成為富翁  你愛  你所剩下得就越多  你所要做的只是告訴他們將會受到襲擊並譴責和平主義者不夠愛國心  你所要做的只是告诉他们将会受到袭击并谴责和平主义者不够爱国心  你掩蓋已知的事物  你揭開未知的事物  你是在恨他身上蘊藏著的你的  你是无法达到的  你是無法達到的  你會忘了自己  你會把鄰居吵醒  你會有安靜的日子  你會頭髮灰白  你有十分鐘的時間自由將它變成行動  你有時候必須爲了把事情做好而被惹惱  你沒有虧欠我什麼  你爱  你甚至可以對我開槍  你的忧虑就会减少很多  你的憂慮就會減少很多  你知道的东西是不值得教给别人的  你確定嗎  你給得越多  你给出得越多  你肯定吗  你要先确定已经有了新的主意  你要先確定已經有了新的主意  你要先进行思考  你要去哪裡  你要讓任何人不能對抗他的同伴嗎  你讲多少种语言  你还需要其它的一些什么吗  你還要一些什麼呢  使世界变得残暴和痛苦  使之在很多情況下失去了原本的含義  使之成为罪过  使人們變得善於交際的是  使他们不会受到残忍的对待  使他们变成他们力所能及的样子  使他们能够相互沟通的人  使他們不會受到殘忍的對待  使他們變成他們力所能及的樣子  使兩個不同語言的人互相瞭解  使古怪的同伴聚合在一起的并非政治  使某些东西合法化比宣布其合法化更简单  使某些東西合法化比宣佈其合法化更簡單  使每一個解決方案都困難重重  使理論混亂的事實在不斷地産生  使理论混乱的事实在不断地产生  使用  使用书本是尊重它的表现  使用是语言的最可靠老师  保持健康的唯一方法就是吃不想吃的东西  保持自有文明的唯一方法就是讓它接受危險的威脅  保持自有文明的唯一方法就是让它接受危险的威胁  信心與正義的部署  信念的痕迹告诉他必须把这痛苦在心里承受到底  修改很少  修改極少  個偉人即使是在靜默的時候也有值得學習之處  們彼此間的回憶  倚靠着异教而生存  值得你为之掉眼泪的人不会令你哭泣  值得庆幸的是那些跨国公司却不能做出牺牲来帮助他们 


1  2  3  4  5